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欢乐庆典】作者:nemesia
【欢乐庆典】作者:nemesia
字数:3566

  魔都,魔王之国都城。

  「来啊,快来啊!」呼叫声来自於植人,从外观看就是颗多了五官、长了手脚的萝蔔.

  「莫非?那儿就是?」一名长相邪异、肤色青白的青年听到后,忍不住向旁边年长同行者问道。

  「对,魔都斗技场。」全身穿着长袍,与青年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高兴地道。

  「客人啊,今天的参赛者可不简单呢,是来自人族联盟的勇者小队。」萝蔔人看到有人打算购票,马上开口宣传,以期能够吸引更多顾客。

  「哦?传说是真的啊?魔王大人有事吗?」从魔族市民的反应看来,对於统治自己的君王还是十分关心。

  「大人实力非凡,怎么可能会有事呢?这些被送到赛场的母畜就是最好的证明了。」萝蔔人手舞足蹈地回应。「今日出场的是母剑士和母盗贼,她们的资料就在那边。有兴趣的话,萝梨我还有特别票呢。」

  「特别票?」中年魔族听到后就来劲,但也以怀疑的目光望看萝蔔人:「没可能吧,平常都一下子卖光,怎可能还有?」

  「魔王大人说道,这两只母畜每次出赛都要比试十场,每场以五局三胜来算,而且还规定有七场特别票是要公开发售。」自称萝梨的萝蔔人解释道:「不过呢,特别票一般都是卖给贵族大爷,价格就有点……」

  「报个价来吧。」中年魔族双眼变得巨大,瞳仁中如同再多出一只眼睛。
  身为接待第一线的萝蔔人,自然碰过各式各样客户,特别是种族繁多的魔族来说,中年男子的变化还吓不了他,冷静地将相关价格报给对方。

  深深地吸了口气,中年魔族在青年后辈惊讶的目光下,自怀中拿相对金钱后,换取到那张特殊票,以及给青年的普通票。

  「叔叔。」魔族青年不只是疑惑了,平常一毛不拔的叔叔,怎么为了张什么特殊票的娱乐就花这么多钱?

  「好,去吧。」中年魔族就这样带着青年魔族走向斗技场,他自己则按照指示走到特别室内。

  「先生,你的票是第十场,请问你会选择母战士还是母盗贼?」甜美的声音来自於特别室的侍女,有着一双闪耀着光芒的複眼的她,正伸手指向挂在墙壁的两张海报。

  夜蝶族吧?看着侍女身后的漆黑如墨的蝶翅、以及有如种族象徵的平坦胸前后,中年魔族心中想到。不过他的目光已放在海报上。

  金色长发的少女手持双剑,正摆出侧身大字型的战斗姿态,但由於身上没有穿上任何衣物,不只是浑圆如球的双峰、嫣红如血的乳首、幼细的纤腰和平坦的小腹,连两腿间的洁白肉唇和上方的稀疏耻毛也任由观看。在海报上则写着『母剑士』。

  母盗贼是名身材娇小的少女,黑色秀发绑起马尾,娇躯上半着寸褛,但薄薄的面纱将她的容貌半遮起来。反握匕首的她两腿一前一后曲着,展现着她没有任何毛发的嫩缝,腰臀比例并不大,看似有如女孩,但胸前玉乳极为巨大,无需挤压已有一道深谷。

  思索良久后,中年魔族决定选择母剑士,他还很清楚地记着,当初就是她第一个冲入自己的商队,不只把护卫们都杀掉,还将他辛苦买来的货物都抢去,带不走的更直接烧掉。要不是魔王下令,魔王军会负责任何因勇者突袭所造成的损失,他早就破产到把自己卖掉也不足以还债。

  选好了后,像他这种购买了特殊票的,就被安排在斗技场前方的位置,可以在最近距离欣赏赛事。而他座位旁的桌子上,则已放上一本小册子。

  这是母剑士的技能招式表,还有伤害、威力、技能效果等资料,以及使出方法等等。

  「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欢呼声,把中年魔族的意志唤回赛场上,自场道的两边,牛头人牵着人类女剑士、猪头人牵着人类女盗贼进来,她们的头上均戴着一顶由金属制作的刺冠。

  「请第一场的特别客户,到前方控制台。」方才听过的黑蝶族侍女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间两名形态各异的魔族也走到前方。

  在他们的选择下,女剑士穿上一套浅绿色的连身裙,至於女盗贼则套上全由网格组成的长衣长裤。

  在比赛的哨声响起后,本来是同伴的女剑士和女盗贼,立时便展开决斗,出招之狠毒完全是将对方视为死敌。

  第一场第一局的结果,是女盗贼用左手硬挡长剑,以臂骨封起女剑士的一剑后,扑至她怀中,手中匕首刺入小腹,再用力向下切,在众魔族面前上演一幕开肠破腹的画面,换来了全场欢呼。

  在胜负以分后,看起来像是蚯蚓的工作人员爬至台上,用他的触手舔食起双方的血液,接着再分别把一瓶墨绿色药液喂入她们伤处,最后在众魔族见证下,本身浑身是伤的她们便回复原状。

  一场接一场、一局完又一局,终於到中年魔族的最后一场。坐在控制器前,左手握着短棍,这是用来控制母剑士前后左右行动的,右手边则有八颗按扭,分别是轻中重的手部与脚部攻击,以及起跳与蹲下。

  「先生,请问选择哪种模式?以及需要说明吗?」站在控制台旁,双手手背均带有长镰刀、应该是螳螂族的侍女冷冷地问道。

  「完全清醒模式。」中年魔族并非首次,他早已想好。「不用衣服,伪装记忆用复仇者。」

  螳螂族侍女没有任何表情,转身把客户的要求输入至前方的魔力结晶,前方才刚满血复原的女剑士,立时抱着头惨叫起来。

  女剑士和女盗贼头上戴着刺冠,并不是为了直接给她们痛苦,长刺不只刺破表皮,更重要是连结到她们大脑不同部分,再通过魔力脉冲进行设定。

  像中年魔族所说的完全清醒模式,就是让女剑士的意识保持清醒,眼前一切也清楚明白,身上所受的痛苦也不会被屏闭、也不会有过於痛楚而昏迷的情况.至於伪装记忆,就是为了让女剑士能够接受身体受控,短时间内在她脑中植入假记忆。中年魔族选择的复仇者,就是植入为了复仇,女剑士甘愿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他人,借助对方的技巧来亲手手刃仇人。

  刚才的小册子,就是用来让特殊票客户知道,要怎样按才能使出她们的招式。这些都是魔王以精神魔法所构筑而成,用来让民众欢乐的玩意。

  没多久后,全裸的女剑士杀气腾腾地站了起来,一双美目中只有怒火,直瞪着同样站起不久的女盗贼.

  中年魔族的技巧不算高明,但他的目标本来就不是要赢,每当女盗贼挺身、冒险发动攻击时,他就会控制女剑士用不同的身体部位去挡,让她身受千刀万剁、有如凌迟.

  由於控制得当,女盗贼每一刀所带来的伤害并不大,但数十次伤害累积下来,最终女剑士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倒在赛场上,让众观众集体送上一阵盛大的喝倒采声。

  第二局中年男子改变风格,让女剑士以攻对攻,为的就是要玩足五局,使女剑士能有足够时间享受。

  五局结束时,女剑士就像一块破布,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肠子流在地上,部分缠在她修长玉腿上,两颗肾脏其中一颗爆裂,加上膀胱被割开,淡黄色的尿液也早已喷出。明亮的美目,因蹲下抵挡匕首而瞎了一只眼。

  「是日比赛,女盗贼以五胜二败三和的成绩获胜!」先前黑蝶族侍女的声音再次响起,与此同时,一个特制的架子也被推到赛场上。

  刚刚再次被治疗好的女剑士,在解除伪造的记忆后,比赛过程中的一切记忆全数回流,彻底陷入混乱的她软摊摊地被抓起,然后以四肢向上的姿态被吊在架上。

  十名操控过女剑士的客户走到台上,贼笑地看着有如牲畜般被吊起的美丽娇躯,因为,接下来就是让众魔族兴奋的轮奸盛宴。

  轮到中年魔族时,女剑士的肉穴早已被灌满精液,只要拉开肉唇,便有大量白浊精浆流出。

  不过他并不在意,解开裤头,从中掏出早已勃起的肉茎,挺着满是尖刺的性器直接插入。

  「不要……不要…………不要再来了……」女剑士并不是因为看到对方肉茎而叫喊,只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过於严重,近乎本能地作出求饶。但当中年魔族插入了后,她的叫声便竭然而止。

  女性最为娇嫩的地方,在经过先前的轮暴后早已受创,在虚弱的情况下迎来有如狼牙棒的插入,立时血流如注,中年魔族每次腰肢摆动,肉茎在阴道进出时,总会带出一股股的鲜血,使赛场变得更为热闹兴奋.

  最后,中年魔族用力挺进,刺棒强硬地顶开紧闭着的宫颈,带刺的肉棒突入至子宫内,直接喷洒出他的精浆.

  在他退出后,女剑士两腿之间已变成血泉,鲜红与乳白色相互交错、混合,她也只能两眼无神地望着地板,悔恨、不甘、无奈、屈辱等负面充斥在她心中,很想、很想死去,不用再活着面对。

  然而,连续使用以魔属大地药草所制成的强效回复药,早已在她身体烙下无法拔除的后遗症。名为魔化的改变,带给她顽强的生命力、而且是渴求着魔物之源的生命。

  可惜的是,她的一切都只是魔王用来给予民众娱乐,在螳螂族侍女再次操作魔力结晶,调回初始设定后,曾经是人类联盟自豪的女剑士,以讨好的语气向在场所有魔族开口。

  「魔族的各位市民,大家好。」女剑士明亮清澈的声音,通过扩音魔法传播开去。「我是来自人类联盟的人形尿壶,最大的爱好是精液,所以希望大家能踊跃使用我,把体内的精液都向我射出来,因为我是大家的母剑士,是处理各位性欲的牲畜呢。」

  在赛场的另一边,获得胜利的女盗贼也得到奖励,就是回复原来的人格,以人类联盟勇者小队成员女盗贼的身份,观看曾经作为同伴的女剑士,失去尊严地以『母剑士』名义作出表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