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拘束猫】(03)作者:NOOO
【拘束猫】(03)作者:NOOO
字数:58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非正常的情人

   夏天即将来临,女孩子们比天气变得还快,男人们还在穿长衣长裤,她们已 经尽情的展露身材了。即便是平时掩盖自己的李依言这时也不能免俗。

   周六中午,不用穿校服的时间里,她换上了一身鹅黄色连衣短裙。无袖的短 裙只有一个白色腰带做装饰,简单却足以衬托少女的青春身材。女孩没有在戴着 那副厚重的眼镜,而是换上了隐形眼镜,头发被放下来披散在肩膀上,肩上背着 一个黑色挎包,光洁的小脚下蹬着一双白色细绳凉鞋。

   唯独面对菲菲家的父女两人时,依言是不需要做任何掩饰的,她可以放松的 把自己展现给这对她最亲的人。这周头两天她把自己折腾的太狠,于是后几天给 自己放了个小假,今天她的精气神倒是很足。

   原本赵菲菲和李依依两家是邻居,但早些年的时候赵家搬家,从U市南区的 西南角挪到快接近北区的地方了。当时菲菲很是哭闹了一番,吵着要离家出走住 在依言家里。好在两人到了高中又是同班同学,还算是个安慰。

   叮咚——

  按响门铃后,赵菲菲几乎是飞一样的跑过来把门打开,蹦蹦跳跳着拉着依言 进了客厅。客厅对面的厨房门开着,依言看到菲菲的爸爸正在里面做饭,立刻甜 甜的打了声招呼。

   「叔叔好!」

   「嗯。」叫做赵印火的男人很简单的应了一声,「先去和菲菲玩去,马上菜 就做好了。」

   依言看了看餐桌上已经满满的摆了七八个川菜,吐了吐舌头。她知道赵叔叔 的意思,就算是说这些菜够吃了,男人也不会停手的。也就随着菲菲的拉扯去看 她的新收集物了。

   女孩们的玩物无非是各种饰品、衣服和可爱玩具,不过高三的女生也开始了 些新的兴趣——化妆品。

   「你说我要不要买这种啊?」菲菲指着电脑上的口红问道。依言自己也不懂 这些,但不妨碍她随便出主意。

   过了一会儿,赵印火招呼两个女孩儿出来吃饭,李依言看到一桌子都是香辣 菜色,也是胃口大开——为了灌肠和扩张时少受点苦,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 重口味的饭菜了。

   从长相看,很少有人猜得出来赵印火会是个居家好手。这个警局的得力干将 有着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身材堪称是衣服架子。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穿上警服 后干净利落,迷倒个把小姑娘一点都不难。赵印火经常对熟人自夸,说女儿出落 成校园明星有一大半是得了他的优良基因。

   男人早年和老婆离婚后,什么都没要只求得女儿留在身边。中年汉子一个人 要又当爹又当妈,很是辛苦,倒是慢慢练出一把做菜的好手艺。各地的地方菜都 有几样能拿得出手。

   吃完饭,依言和叔叔闲聊了一会儿家常,又陪着菲菲玩去了。两个小女孩光 是聊天都觉得时间不够花。一直到晚上,依言又在菲菲家简单吃了点东西,才打 算离开。

   菲菲爸爸拿上车钥匙打算送依言回家,出门前他对女儿说道:「爸爸晚上要 加班,明晚才能回来了。你今晚早点睡觉,明天把冰箱里的菜拿出来热热。」
   菲菲早就习惯了父亲的不稳定工作时间,随口答应了。

            ************

   赵家叔叔开车上了马路,女孩像往常一样坐在副驾驶座上,把挎包放在腿上 打开,转头问中年男人:「今天是黑色还是白色呢?」

   男人专注的开着车,说:「白色。」

   「我就知道,叔叔太好猜了。」只见女孩从挎包里面取出了一双白色过膝长 袜,弯腰脱掉脚下的凉鞋,穿上了白色丝袜。

   一般来说白色的长袜并不好驾驭——不容易配好衣服,而且会显得腿粗,可 是依言的腿形本来就很细长,衣服也是特意准备好的,穿上白袜后吸睛程度有增 无减。女孩随后改换了姿势,变成侧坐在车座上,右腿微弯点地,将左腿放到了 男人的双腿上。

   就算是菲菲想破脑袋,她也不可能猜到自己的好友和父亲之间居然有着如此 私密的关系。

   少女想要捣乱的小脚被男人一把抓住,「别闹,开车呢。」但男人也并没有 放手。他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捏着依言的脚腕,食指从女孩的趾尖划 过脚背,又勾弄起了脚心。感受着丝袜和年轻肉体带来的触感的。

   「咯咯,不要挠脚心了啦。」女孩感到有点痒痒,笑出了声,又问道「前几 天抓到那三个毛贼怎么样?」

   男人的大手在女孩的小腿上摩擦着,说「没用,本来以为有股子力气的那个 傻子身上能查出来点东西,结果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依言父亲和赵印火他们并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最近几年才成立的特殊对象 应对部门,换句话说就是专门针对异能者的警察。前几天给依言收拾残局的就是 赵印火,他们得到消息说可能有异能者的存在,于是男人把消息透给了女孩。
   赵家汉子对女孩的本领非常了解,也知道女孩的异常癖好。特殊部把拘束猫 列为对象后,收集了一些路边摄像头的照片,虽然都是黑夜里拍下的模糊影像, 但熟悉女孩一切的男人一眼就认出了眼罩下的依言。然而男人自己在性的方面也 不太正常,当初就是他没能忍住虐待倾向才把老婆吓走。

   男人稍稍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三个人有两把刀子,下次不要冒险了。」
   依言的能力可以轻松摆平那些人,男人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很明显不太会说 照顾人的话。女孩懂得他的意思,抿嘴笑了笑,没有回答。

   赵印火也没想过能得到正面答复,轻轻捏了捏女孩小腿肚子,继续专注的开 着车。

            ************

   回到依言的家里,赵印火坐在沙发里打开了电视,他今天加班是假,和依言 共度一个周末才是真的。

   女孩去卫生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身子,又给自己注射了一些灌肠液,塞上肛 塞,全身赤裸穿上白色丝袜。男人知道女孩的后庭经常负担很重,所以不愿意和 女孩肛交,怕她受到太多伤害。但依言也有点小脾气,就算不用也要灌肠清洗, 白天吃的香辣美食这时却变成了恶魔,女孩知道那顿饭是男人故意整她,她也不 说破。

   「叔叔,我处理好后面了,要不要帮我处理一下前面啊?」依言回到客厅的 时候,赵印火已经脱下了衣服。虽然人到中年,但男人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锻炼 习惯,坚硬的肌肉勾勒出匀称的身形。

   听到女孩的问话,男人抬头看了看,点头说「好。」

   女孩看到男人耳根有点点泛红,偷偷笑了笑,所谓处理前边本来就是调戏男 人的玩笑,让男人帮她把尿。

   当初两人之间出现特殊关系,就是从「处理前面」开始的。车祸后女孩也住 进了医院,但是没有家人照料。虽然菲菲想一直陪着依言,但总归学生以学业为 重,所以大半时间是赵印火帮忙照看依言。好在警局也知道情况,给赵家汉子多 批了一些假期。但是晚上护士休息后,女孩的私人需求就变成了难事。

   一个多年没有私生活的男人给青春期的少女用导尿管导尿,这实在是太过憋 火了。那时候男人也不知道女孩逐渐觉醒了异能,实在忍不住只好去厕所里自己 解决了问题,可是病床上的女孩听的一清二楚。然后失去父亲的女孩慢慢的就勾 引上了没有女人的男人。

   赵印火从背后抄起了依言的双腿,下体摩擦了几下后就直接挺进了女孩的小 穴。少女双手向后搂着男人的脖颈,半眯眼睛享受了起来。虽然她经常用一些巨 物玩弄自己的身体,但极强的身体素质让她前后两个洞穴都能恢复紧致收缩。
   「呀~啊~啊~啊~」

   女孩娇喘着,虽然男人的尺寸谈不上异常,和她以往的那些玩具比起来缺少 一些扩张感,但人类的肉棒终归比机器要灵活。女孩在性上的天赋让两人很早就 找到了最佳的配合,灼热的凶器精确的刺激着女孩的G点和花心。而女孩却一边 保持着对男人的刺激一边又延长着男人的时间。在少女的肉体上任何男人都可以 得到超常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客厅到卫生间的短短几步,就让女孩濒临高潮的边缘,她甚至没能坚持到 便池旁边就坚持不下去了。

   「啊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呀————」

   随着一声尖叫,依言的腰微微前挺,尿液从她的胯下画出一道曲线,洒落了 一地。男人停止了攻击,准备积蓄精力稍后再继续。高潮让女孩的阴道快速收缩 着,即便是停下动作也像是在主动按摩着男人的肉棒一般。

   「哈……哈……」

   依言等气息稍微平静一些后,扭腰转过上半身,正面面对赵印火。她高高抬 起右腿,从男人的面前划过,搭在了对方肩上,然后下身在没有离开凶器的情况 下旋转了过来,变成两腿搭肩的面对面姿势。男人一手搂着女孩的腰肢,一只手 托着女孩的屁股,又开始了上下运动。

   「哈啊~~哈啊~~啊~啊~啊」

   这个姿势让肉棒可以插入的更深,直接撞击着女孩的子宫口,下体传来的些 微痛觉让少女更加兴奋。如果不是刚刚经历一次高潮,只怕她会立刻再次泄身。
   两人保持着结合的姿势来到床边,赵印火放下女孩,双手撑在床上开始大力 耕耘。女孩双腿也不再搭在男人肩膀上,而是盘在对方的腰间,两只手臂环抱着 男人的腰部。身高只有一米五八的清瘦女孩被一米八九的硬汉压在身下,巨大的 反差让女孩显得非常凄惨。

   「呀啊啊——呀啊啊——又要来了~~」

   这一次男人和少女一起接近了顶点,赵印火感到马上就要发射,打算抽身出 来,没想到女孩却紧紧搂住了他的腰,说:

   「不要~~啊~~射在里面~射给我~啊啊啊~我吃过避孕药了~」

   听到依言的话语,男人没能再忍住,闷喝一声,直接把种子射向了少女的子 宫。

   「啊啊啊————」

   噗滋——

  女孩感受到体内被灼热的精子灌浇,也达到了高潮。男人储存了相当久的备 货,精液迅速填满了少女的阴道,从两人交合的地方冒了出来。

   两次高潮后,女孩体力稍微有点不支,做爱虽然不像性虐玩具一样摧残她的 身体,但纯粹的快感却要高得多。然而男人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一把将女孩翻 了过来,用后入式又开始了抽插。

   「呀啊啊——叔叔~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啊」

   赵印火没有理会依言的要求,继续沉默的冲击着少女的下体。小狗一样趴下 的女孩随着男人的动作也在前后晃动。额头渗出的汗液从脸颊旁流过,与高潮时 涌出的泪水混合,又延削瘦的锁骨滑落,最后沿着乳尖滴落到床单之上。被打湿 的乳环随着身体一起晃动,闪闪发光。男人的两只大手几乎可以环抱她的细腰, 少女在男人的手掌里就像是羽毛一样轻。

   第二次!

   第三次!

   第四次!

   女孩根本想不到积蓄了几周的男人竟然不间断的连续射入了那么多次,她也 在这个过程中被强制送上了好几次高潮。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依言已经没有了说话的体力,只是机械的随着高潮到了嘶喊着。直到男人终 于停下来动作,拔出肉棒。

   「呼——」

   赵印火在刚刚的连续射精中也耗干了力气,深深呼出一口气后他坐在了依言 的床边。少女知道中年男人一定是生气了,俩人的游戏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很少 会在前戏部分就这么粗暴。女孩小心的靠近了男人,刚要开口,就听到了男人的 问题:

   「你说吃了药,那么药在哪里?」

   女孩以为猜到了男人的想法,从抽屉里拿出了避孕药的药瓶。没想到男人看 了看药瓶上的数量,竟然把药丸都倒出来一个个数了起来。依言并不怕,反正她 是真的为今天做准备,早上吃了药才出门的。然而男人关注的是另一个问题:
   「你这周被强奸了几次?」

   依言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纰漏,她吃掉的药太多了。正常情况下,她是不可 能被那些普通人碰到的,但当她主动为被强奸内射做准备,事情就不一样了。赵 印火又为李依言糟践自己而发火了。

   「三次,每次都是好几个人轮奸,好爽的。」

   女孩不但没有遮掩,反而故意要惹火男人。

   「你……我说过了,你想要什么的我都可以满足你。」男人看破了女孩虚假 的倔强,平静的说。

   「不行的,叔叔你不一样,装的再凶也不像。」依言没说出口的是男人永远 不可能给予她威胁感,只有那些陌生的暴徒才能让她活的一点濒临死亡的感觉, 回忆起那时的一切,回忆起爸爸妈妈,满足她为独自存活甚至获得超能力而自责 的心理。

   男人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转身去卫生间洗澡了。

   赵印火洗完澡穿上衣服,出来看到依言仍旧赤身,只穿戴着长袜和肛塞,摆 着碗筷。

   「叔叔饿了吧,吃点夜宵。待会咱们在下去玩。」

   所谓的下去是楼房的地下室,当初依言家买房的时候也顺便买了一间放置杂 物用,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一间SM专用的房间。

   赵印火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果然只有稀饭和咸菜而已,女孩似乎根本没有做 饭的天赋。也没说什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依言,嫁给我吧。」

   男人踟躇的几次放下饭碗后,终于还是说出了震惊少女的言辞。女孩盯着男 人的双眼良久,确认男人并没有开玩笑。

   「不要。」

   男人哦了一声又继续拨拉着空碗,过一会儿说:

   「果然女孩都不喜欢老男人。」

   依言看到这个高大的汉子居然闹起了小脾气,噗的一下笑了出来,「才不是 呢,你想过菲菲知道后会怎么想吗,而且我可是个淫乱的滥交女孩啊。」

   「菲菲那边我会说服她,你怎样我都不会介意。」男人很认真的说。

   「我介意,就是不行。」依言也收起笑脸,认真的说。

   赵印火不擅长和人争执,而且他很明白女孩的语气有多坚定,只好暂时放弃 了。

   依言收拾好饭碗,终于让自己一直咕噜噜叫唤的直肠得到了放松,然后又清 洗了一下身体。又从柜子里找出一个简易眼罩和项圈戴上,项圈带着大概一米多 长的链子,链子顶端是一个圆环拉手。

   男人接过拉手,牵着女孩走出了家门。

   女孩的能力让她在看不到摸不着东西的时候,可以听到各种常人无法听到的 回声,周围的情景如同透视一般映射在她的脑海里。这让她可以提醒男人躲开路 人。

   然而当两人走到六楼的时候,女孩发现男人停住了脚步。男人拿出一对耳塞 塞入了她的耳孔,那是两人游戏时使用的东西,可以让女孩在能力发动时的听力 降低到比普通人孩弱一些的程度。

   女孩正在不明所以的时候,听到男人的命令:「张嘴。」

   依言听话的张开了嘴,过一会感到了一个东西放在嘴里,然后又顺着男人的 意思咬住,这时她才猜到嘴里是项圈的拉手。

   「不许摘掉眼罩和耳塞,自己走下去。我先去地下一层,你等五分钟后再出 发。」

  女孩突然意识到命令中恐怖的含义——她要在完全无法感知环境的情况下进
   入地下室。从行动上来说并不难,一路只需要摸着墙右转就可以做到,但在 周末晚上八九点钟,赤身穿戴着长袜眼罩肛塞和项圈通过随时可能有人经过的楼 梯和大厅。恐惧感瞬间击垮了少女。

   叔叔呢?

   谁来救救我?

   有没有人过来?

   我会不会被人强暴?

   会不会有熟人看到我?

   是不是已经到五分钟了?

   每个人都要知道我是变态了。

   我要失去做人的尊严了。

   千万不要有人来。

   好想要小便。

   忍不住了。

   不要。

   无数的思绪瞬间涌入女孩的大脑,她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眼泪从眼罩缝 隙流出。然而即便是这样,女孩还是没有摘下耳塞和眼罩,反而慢慢伸脚试探起 楼梯了。女孩每跨出一步路都有点点的尿液被挤出来。

   在离女孩不远的地方,赵印火默默的看着女孩,他当然不会放心让女孩自己 冒险,但正是这种绝境下的倔强才是最吸引这个坚定男人的特点,他会静静的守 护着女孩,直到到达终点。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